您要打印的文件是:理想辟谣“出海”背后的平行出口车生意

理想辟谣“出海”背后的平行出口车生意

作者:     转贴自:北京商报    点击数:3987


“非官方”“授权乌兹别克斯坦销售”,理想汽车法务部近期针对一则“理想汽车官方‘出海’”消息辟谣中的两个关键点,将平行出口车生意推至台前。近年来,随着自主品牌车型竞争力提升,海外市场对中国汽车的需求量持续走高。其中,除部分在海外建厂或建立授权经销商体系的车企外,一些尚未在国外官方渠道销售的国内车型,由于具备较强的产品竞争力以及先进的科技化配置等,也在海外网络“走红”。为此,部分贸易商及手握出口资质的二手车商将国内新车平行出口至海外。据统计,去年霍尔果斯口岸商品车出口量为30.4万辆,同比增长高达307.5%。不过,随着大量平行出口车商涌入,市场蛋糕正被加速瓜分,运营平行出口车的利润被逐渐稀释。

理想撞上“李鬼”

时隔半年,理想汽车法务部微博再度出手,这次辟谣的为海外业务。理想汽车法务部发布的声明显示,“乌兹别克斯坦签约”等图文内容均为不实传言。经查证,部分网传图片内展示的“乌兹别克斯坦销售授权签约”并非理想汽车官方行为,该图片系冒用理想汽车名义制造和传播虚假信息。此外,理想汽车未组织和接待过任何针对经销商的工厂参观活动,关于相关人员所谓进入理想汽车工厂参观的描述,理想汽车已收集相关证据,向公安机关报案。

本次理想汽车法务部辟谣源于一位网络博主称,有人假冒理想汽车官方和乌兹别克斯坦方面进行授权销售相关的签约活动。同时,该博主还转发数张图片,其中涉及相关人员进入理想汽车常州工厂进行访问参观以及双方签约场景的图片。

这并不是理想汽车首次辟谣无授权海外经销商。去年7月前两周,理想汽车出现上险量与交付量相差超200辆的情况。对此,理想汽车方面调查后发现,这部分车辆主要以私人平行出口方式销往中亚和中东市场。对此,理想汽车CEO李想表示,理想汽车在海外没有任何代理商,同时理想汽车不会授权给任何经销商与代理商,将始终坚持直营销售模式。彼时,李想还表示,2025年前不会做海外市场。

需求催生新生意

理想汽车被“出口”的背后,是海外市场需求下催生的平行出口车生意。

据了解,平行出口车与平行进口车类似,均为通过非车企官方渠道或授权经销商,由贸易公司以市场零售价购买车辆上牌后,进行二次出口或进口的车辆贸易。从2019年起,我国开始推行二手车出口试点,而随着众多自主品牌燃油及新能源车型在海外市场的关注度持续升温,部分尚未“出海”的车型也成为贸易公司及二手车商眼中的“香饽饽”,将国内新车平行出口至海外市场。霍尔果斯海关统计数据显示,去年霍尔果斯口岸商品车出口量为30.4万辆,同比增长高达307.5%。

目前,俄罗斯及中亚地区已成为中国平行出口汽车的主要目的地。以需求量最大的俄罗斯市场为例,来自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以下简称“乘联会”)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对俄罗斯的汽车出口量达95万辆,同比增长481%,占当年中国汽车出口增量的42%。同时,据俄罗斯汽车分析机构统计,今年2月俄罗斯共销售10.39万辆新乘用车(包括平行进口车),同比增长85.1%。其中,中国品牌车型销售增长明显。数据显示,作为平行出口车市场的“顶流”车型,吉利Monjaro(星越L)今年3月成为俄罗斯市场进口量最多的车型,销量达6367辆;极氪品牌则以1216辆的成绩拿到今年3月俄罗斯市场新能源汽车销冠,占比高达48.7%。而仅以平行出口身份销售的理想汽车,今年2月在俄罗斯高端乘用车排行榜上排名第二位,销量达2691辆。

平行出口车在海外市场的销量增长,成为中国汽车出口的缩影。数据显示,去年国内汽车出口491万辆,同比增长57.9%。其中,新能源汽车出口量突破120万辆,同比增长77.6%。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认为,近年来中国汽车品质提升并具备极强竞争力,在海外市场更吸引众多忠实用户。不过,部分车企仍处于拓展全球化战略初期,从售前到售后都需要时间和资金投入,面对车企尚未覆盖的需求市场,也让部分平行出口车商看到机会。

部分车型价格翻倍

事实上,平行出口车在满足海外市场需求的同时,也为车商带来可观利润。据了解,目前出口至俄罗斯的平行出口车溢价相对较高。其中,极氪001售价约7万美元(约合50万元人民币)、吉利星越L售价约5万美元(约合36万元人民币)。去年,有网友在微博上发文称,“国内售价约45万元的理想L9,在俄罗斯一度卖到1100万卢布(约合90万元人民币)”。相比国内的价格,该车型在俄罗斯市场的价格直接翻倍。一位平行出口车商表示,车辆出口不仅要计算物流费、过关费,进入当地市场还有清关等费用,这些成本都会叠加至车价中,因此售价也会比国内高。然而,即便售价翻倍,拥有丰富智能化配置的自主品牌车型依然受到海外消费者追捧。平行出口车商陆达(化名)表示,2021—2022年,公司每年的利润率达10%,一辆平行出口车利润均超万元。

面对“掘金”机会,即便没有出口资质的车商也想堵上一把。上述车商透露,面对较高的单车利润,近两年大批车商入局平行出口车领域。此前,部分尚无出口资质的车商,会通过挂靠有资质贸易公司的方式从事平行出口车生意。据介绍,即便每辆车的挂靠费为500元,车商也依然愿意入局。

“火爆”的平行出口车生意,更直接拉动相关产业链。由于平行出口车型均为国内销售版本,车机、车载导航等也均按照中国市场需求进行开发,因此海外消费者购车后首先面临的便是“刷机”更换系统语言问题。一位平行出口车商表示,刷机通常分为两类,一类将语言系统切换成英文或其他语言,另一类是区别于主机系统,单独做出一套安卓系统后再进行安装。北京商报记者在社交平台上发现已经出现相关刷机教程,其中包括可刷机的汽车品牌、车型等,并表示具体价格可电话咨询。

“蓝海”变“红海”

平行出口车确实成为早期入局者的“掘金”利器,但随着众多车商的涌入,这个“蓝海”市场正变为“红海”。

去年,在国内经营二手车门店的孙立(化名)在朋友介绍下联系到非洲承接商,准备涉足汽车出口业务。不过,在接洽过程中,双方在价格上始终未能谈拢。孙立坦言,对方开出的价位已接近采购成本价,再加上物流、清关等费用,成本拉平都有风险。最终,孙立放弃试水该业务。孙立的遭遇也直观反映平行出口车市场“内卷”的现状。面对此前平行出口车的高利润,车商、车型持续增长,但市场需求却未明显提升。

对于目前的平行出口车市场,北京锐卡信集团创始人邓欣达用“卷”字来形容。在他看来,由于目前很多出口商从事平行出口车业务,车辆价格已非常透明,同时海外车商也已了解市场行情。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一辆平行出口车在交付前需经历采购周期、物流周期及交易周期。但在出口车商间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如果交易周期被拉长,车商将面临更大风险。一位从事平行出口车的车商坦言,早期入局的车商的确赚钱,但随着竞争加剧利润也开始走低。同时,平行出口本身也需要一定外贸从业经验,尤其在后期竞争加剧情况下,部分缺乏经验和资源的车商将面临亏本风险。

此外,伴随平行出口车的售后保障问题,也让平行出口车商头疼。邓欣达表示,如果将目前仍以国内为销售重点的车型出口至海外,首先便会产生售后问题。“去年12月,公司出口至俄罗斯市场超百辆理想品牌车型,如果当地具备售后体系,每辆车将多溢价5000美元。”他说。在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如果平行出口车体系能够完善成熟,平行出口车或将成为市场出口的好帮手。

除平行出口车商间的竞争外,车企提速海外布局,也让平行出口车的生存空间进一步被挤压。面对海外市场需求,曾表示2025年前“不出海”的理想汽车也将拓展海外市场提上日程。理想汽车商业副总裁刘杰表示,今年理想汽车会开始做出口业务,海外市场对理想汽车很重要,公司希望可以扎实地建立直营体系,服务好当地消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