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让“村超”热土成足球发展沃土

让“村超”热土成足球发展沃土

作者:     转贴自:经济参考报    点击数:2264


1月6日,“村超”开启新赛季,再次成为舆论热点。回顾过去的2023年,在《咬文嚼字》编辑部发布的“十大流行语”和“汉语盘点2023”活动发布的年度“十大新词语”中,“村超”成为为数不多两度上榜的“热词”。
 
从一座默默无闻的小城,到全国知名县份,2023年,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因举办火爆全网、火出国门的“村超”赛事而声名远播。
 
“村超”之后,榕江县依托这一品牌,在当年持续吸引全国各地的业余足球队伍以足球为媒、以文化为介,奔赴交流,榕江自身也逐步跃升为基层足球和民族文化交流“高地”。愈发浓郁的交流氛围,促使榕江的足球文化、足球产业不断发展,这里正走出一条基层足球的“榕江新路”。
 
各类比赛每周数十场
 
“对方的水平高,通过与他们交流,我们发现了自身的不足。”回想起与台湾宜兰高级中学足球队踢的交流赛,榕江县第一中学学生潘世欢依然记忆犹新。
 
赛前身着民族盛装翩翩起舞以示欢迎、赛中激烈拼抢展现体育竞技风范、赛后拿出蛋糕为对方门将过生日……尽管比赛中榕江一中足球队1:2输给了对手,但双方通过足球交流结下了深厚友谊。
 
“榕江一中足球队的球员在防守时很有能力,一对一过人的把握性也很好。”看到现场大批观众而略感紧张的宜兰高中足球队队长张文翔赛后说,通过与榕江一中足球队的“碰撞”交流,双方成了好朋友。
 
“足球为我们搭建了一座交流的桥梁。”潘世欢说,这场比赛之前,他们与来自全国各地的不少球队踢了交流赛,不仅推动了球队技战术水平和球员心理水平的提升,还深化了彼此之间的了解,增进了彼此之间的友谊。
 
榕江一中与宜兰高中的比赛只是榕江基层足球火热交流的一个缩影。
 
2023年5月至7月,全称为贵州榕江(三宝侗寨)和美乡村足球超级联赛的“村超”赛事火出天际。20支村级球队的六七百名球员——杀猪的、干工地的、卖卤菜的、做卷粉的……用98场比赛铸就了基层足球的“榕江辉煌”。
 
“‘村超’火起来后,榕江逐步成为基层足球交流‘高地’。”在榕江足球圈有“啦啦哥”之称、负责榕江全县足球赛事交流安排的陈翔表示,单是全国各地确认参与美食足球友谊赛的球队就有297支。美食赛(第一季)期间,榕江每周上演高达六七十场次的各类足球交流赛。
 
贵州“村超”运营管理负责人彭西西介绍,美食赛分为“超级星期六”举行的有文化展演的A类赛和日常纯粹足球交流的B类赛。两类赛事一共进行了136场,其中B类赛113场,参与的全部县外球队121支。
 
香港明星足球队、江西南昌拌粉队、广西桂林米粉队、四川蓉城火锅队……一批融合足球运动与民族文化的隆重场次吸引了大批观众。为满足场地需求,榕江县还协调了包括榕江一中、榕江县第三高级中学、榕江县第四初级中学、榕江县中等职业学校、忠诚中学等学校足球场。
 
“美食赛落幕至新赛季开启,榕江每周最少也有三四十场足球交流赛,其中县外球队占两成左右。”陈翔说,“‘村超’前榕江球队以本土交流为主,有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球队,他们通过不同层次的竞技交流,有力提升了技战术水平。”
 
在率领忠诚村足球队夺得“村超”亚军并斩获金靴奖的董永恒看来,榕江成为基层足球交流“高地”的意义就是带动了基层足球的运动氛围。“基层足球运动氛围是整个足球运动发展的深厚土壤,至关重要。”他说。
 
赛事体系逐步专业化
 
基层足球赛事成为榕江足球文化重要基础的同时,榕江本土足球队伍体系和专业球迷氛围也在逐步形成。
 
“‘村超’期间,不少村民看到20支村队的激烈比赛,都很遗憾为何自己村没有组队参赛。”榕江县第五初级中学教师、古州镇兴隆村长大的杨子惠说,兴隆村虽然只有106户358人,但六年前村里就组建有足球俱乐部,由于2023年未组队参赛,导致一些村民前来找他诉苦。
 
“这说明村民通过‘村超’找到了动力和自信。”杨子惠说,“村超”落幕后,他牵头组建了由自己担任主教练、20多名队员构成的兴隆村足球队,获得了村民赞许。
 
只有38.5万人口的榕江是首批全国县域足球典型,全县足球注册人口1200余人、校园足球普及学校超70%、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达14所,足球群众基础相对深厚。
 
“2023年‘村超’开赛之前,不少村寨由于反应不及时,并未组队参赛。随着‘村超’爆火,出现了类似兴隆村村民深表遗憾的局面。”榕江县足协副主席赖洪静介绍,2024年全县组建的以村为单位的球队60余支,数量相比“村超”前至少翻了一番。
 
“除了日常训练,这些球队还经常参加在县城举行的足球交流赛,目前有62支球队参加了2024年的‘村超’新赛季。”赖洪静说,“村超”的成功增强了榕江群众的足球和文化信心,激活了各村的足球动力。
 
与足球队伍壮大相匹配的是愈发浓郁和专业的球迷文化。“在一大批热心球迷的自发组织下,榕江县成立了一个拥有300多位会员的球迷协会。”因在“村超”现场激情加油而被网友亲切称为“西瓜妹”的丰乐村村民熊竹青正是会员之一,她说大家会利用空闲时间号召和组织拉拉队为榕江的足球比赛呐喊助威。
 
干农活的、卖水果的、当村干的、开商铺的……跟“村超”球员一样,球迷协会的会员也来自各行各业。在球迷协会的引导下,带着卷粉美食、举着“村超”围巾、挥舞着国旗、敲锣打鼓、表演歌舞……几乎成了榕江拉拉队的标配。
 
在2023年11月榕江县代表队以3:1击败红花岗区代表队夺得全省总冠军的“多彩贵州”首届(县域)男子足球联赛中,榕江县数千位球迷以集体包车、自驾等方式前往位于黔南自治州三都水族自治县的赛场助威,变他乡为故乡、变客场为主场,震天的呐喊为球队增添了无穷力量。
 
“胜利归功于整个球队的敢打敢拼,更归功于家乡的拉拉队。”球员董永恒在获胜后说,正是榕江人的团结和热情,让球员们在球场上斗志满满。
 
红花岗区代表队队长肖健也震惊于榕江拉拉队的规模和激情。“在我的踢球生涯中,从未见过这么多拉拉队员。”他说,榕江球迷把现场演变成了自家主场,是球队获胜的大功臣。
 
深化国际交流合作
 
深厚的群众基础、火热的赛事氛围、激情的本土球迷……榕江不断向好的足球发展趋势也吸引了英超的关注、考察和合作,成为基层足球和民族文化对外交流的重要桥梁。
 
2023年11月,英超联赛国际高级顾问格雷厄姆·鲁滨逊、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中国区足球发展高级经理沃伦·利特一行在榕江县开展为期两天的合作考察时,对“村超”后火热的榕江基层足球氛围留下了深刻印象。
 
“这里已经有不错的群众基础和比赛氛围。”鲁滨逊表示,想通过帮助培训当地的教练员和裁判员,为榕江的青少年足球发展弥补“园丁”不足、质量不高的问题。
 
“无论是在运动员、教练员和裁判员的数量还是质量上,榕江足球都需要不断提升。”作为接待考察团的代表之一,赖洪静表示,“村超”真心希望通过与英超合作,推动榕江足球不断进步。
 
2023年12月,英超正式通过“学转英超”基层足球教练培训项目为当地的44名中小学教练员举行了为期四天的培训。
 
“这是‘学转英超’项目首次与中国乡村结缘。”英国驻重庆总领事馆副总领事施博荣在开班仪式上致辞时表示,足球和教育在中英民间交往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贵州省商务厅副厅长令狐绍辉在仪式上说,通过这次培训活动,“村超”将向英超学习赛事筹办经验和人才培养模式,促进“村超”的健康发展和持续火热。
 
“周边”产业拔节生长
 
在培训结束的当天下午,作为培训老师的利特一行走进了位于“村超”球场附近的一家名叫星咖友的咖啡店,点起咖啡惬意地品尝。
 
他们有所不知,这家占地230平方米、刚刚经营一个多月的咖啡店是榕江青年杨斌斌与朋友投资70余万元打造的一个县城新型休闲空间,属于“村超”催生的新产业。
 
“‘村超’吸引的大批游客需要这样的城市休闲空间,我们也想借此培育县城人的生活方式。”杨斌斌说,他还计划与县里的“村超”品牌公司合作,在2024年“村超”期间推出“村超”相关的咖啡、奶茶,以及茶饮品,丰富产品品类。
 
“村超”火爆后,带动了榕江的餐饮、住宿、旅游和农特产品等业态的快速发展。据统计,仅在“村超”期间,当地累计吸引游客338.42万人次,同比增长131.75%,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8.34亿元。
 
与此同时,与“村超”相关的新兴体育产业也在拔节生长。“村超”可乐、“村超”伴手礼、“村超”电子竞技、“村超”运动装备等也在不断面市,不少产品也占据市场一席之地。
 
“仅全县开发的蓝染‘村超’文创产品就有200多款,包括足球、本子、T恤、布袋、球队队标等。”榕江县古州文化旅游投资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孙国秀介绍,仅我爱“村超”和贵州“村超”T恤就超过10万件,成为抢手货。
 
在“村超”球场周边的村超驿站等店铺里,最为显眼的一款产品要数“村超”罗汉果可乐,其首批生产的300万瓶已销售一空。孙国秀介绍,榕江县也在与企业合作开发网上足球电子竞技,“村超”相关的十多首歌曲、多部影视剧也在同步筹划中。
 
“2023年‘村超’超出大家预期爆火后,整个榕江都在全力做好‘村超’相关赛事,对‘村超’所带来的各种资源和项目,需要投入更多精力、做更多准备。”孙国秀说。
 
如今,针对“村超”品牌开发,榕江已做好了统筹谋划,不仅成立了“村超”品牌公司,还搭建了相应的组织架构和人才体系。
 
“接下来,我们将推进‘村超’可乐、‘村超’酒等‘村超’系列产品的提质升级以及相关生产项目的落地工作,助推‘村超’经济、赛事文化更好更快发展。”孙国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