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情绪虚拟产品成了一门生意

情绪虚拟产品成了一门生意

作者:     转贴自:解放日报    点击数:445


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怎么也没想到,“爱因斯坦的脑子”会成为一种商品,被挂在网购平台上,售价每个0.01元到3元不等,已卖出超过10万单。
 
商品拍下之后呢?“爱因斯坦的脑子,有各种效果,拍下后,自动长到想要的人的脑子里,通过脑电波瞬间传递。”店主跟记者说明。但这显然是无稽之谈,“脑子”不会再长出来,脑电波更不会瞬间传递。其实道理所有人都明白,不过奇怪的是,仍有超过10万人选择下单。
 
打开评论区便能发现,此类虚拟商品戳中的是年轻人追求的“情绪价值”。大家下单购买的并非实际使用效果,而是共同玩梗的体验和乐趣。有人要看实体图,有人问保质期,更多的人在评价效果:“买了真的有用吗?变聪明了,长脑子的时候还有点疼。”还有人调侃:“买来考公不太行,得换个中国脑子。”
 
今年除了爱因斯坦的脑子之外,虚拟蚊子、骂醒恋爱脑、好运喷雾等虚拟产品也纷纷受到网友热捧。如果下单一份“虚拟蚊子”送给朋友,卖家便会扮演蚊子的角色,不定时“嗡嗡嗡”骚扰他;如果网购一份“骂醒恋爱脑”,则会有知心姐姐成为供倾诉的树洞,让你早日摆脱渣男;也可以拍下“好运喷雾”,接下来的日子便能获得好运加持,工作顺利、心想事成。
 
难不成,情绪虚拟产品真能成为一门生意?
 
早在2021年,监督拖延症的生意便风靡一时。记者曾采访过浙江温州一个大学生团队,他们专门在网上提供监督服务,顾客接单后,监督员按照一日计划到时提醒,要求打卡,以达到帮助顾客自律的目的。除了基础的监督服务,监督员还能进行角色扮演,比如,“唐僧”的人设最为唠叨,监督员以“贫僧”的语气,连续几十条信息轰炸,劝诫“施主”不要拖延。
 
店铺主理人余本钦从2018年开店,头两年,每个月只能接100多单。2021年5月,这门生意开始受到媒体大量关注,单量大增。店铺规模迅速扩张,后备的监督员数量达到2000名,最多时,同时给400名监督员发工资,店铺每月营业额超过30万元。
 
不过随着监督拖延症的商机不再是秘密,越来越多同类店铺冒了出来,再独特的创意,因为没有技术门槛或者专业壁垒,短时间内便能被模仿得遍地开花。在市场需求一定的情况下,随着行业竞争者变多,自然更难“分一杯羹”。更何况,很多下单的顾客只是为了满足一时的好奇心,等新鲜劲过去,全新的“奇怪”商品涌现,“监督服务”便不会再有吸引力。
 
店铺的生意红火了几个月,很快没落下来。“只能赚点小钱,不能作为一个生意去看待,来得快去得也快。”余本钦说。现在店铺还在,并且增加了线上自习室、视频监督等新产品,只不过销量不高。他创业开店时还是大学生,大学毕业后,他把店铺交出去,找了份正经工作。曾经开店时同吃同住的6人团队,现在也都毕业了,各奔东西,没人选择继续这门情绪生意。
 
也有生意人关注情绪需求之后,打造真正的实体产品。江苏泰州人堵舜发现大家“戒手机”的需求,生产手机定时盒。产品手掌大小,外形酷似充电宝,表面是铝合金材质,预留充电接口,最关键的功能是定时上锁,5分钟到12小时均可设定,只要把手机放进去,不到设定时间便无法拿出。同样在2021年,因为几次在社交媒体的传播出圈,手机定时盒月销量冲上15000台,但随着功能、外形相似的竞品出现,如此小众的赛道也逐渐变得拥挤。“总体市场需求是上升的,但我们生意还是被模仿影响了。”堵舜说。
 
“爱因斯坦的脑子”经历了相似的走红路径。2023年12月25日,网购平台公布2023十大商品名单,“爱因斯坦的脑子”名列第一位,这几天,媒体集中关注这类情绪产品。3天时间,店铺中产品销量从7万多增加到9万多,流量带动效果惊人。店主始料未及,在客服消息留言称:“小店有点火,消息有点多,回复慢见谅。”
 
情绪虚拟产品的生意,一方面讲究实效,产品需要真正给购买者带来情绪价值,另一方面讲究新奇,被激发好奇心之后,人们会自然产生下单冲动,较低的价格也给体验提供便利条件。不过一旦创意被模仿和复制,在无法构筑技术门槛和专业壁垒的情况下,随着入局者增多,生意必定难做。
 
如此看来,情绪虚拟产品真能做成一门生意,只不过相比之下,领域内任何具体的产品形式都可能快速过时,服务感受、体验价格和推陈出新的速度,都是竞争的关键和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