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主打“信任牌” 夫妻包子铺受“热捧”

主打“信任牌” 夫妻包子铺受“热捧”

作者:     转贴自:中国青年报    点击数:1823


中国品牌总网讯:与众不同的是,在这家包子铺里没有收银员,而是让顾客自行埋单,投钱找零,夫妻俩不会盯梢,更没有安装摄像头进行监控。

      刘友贤和倪红梅异口同声:“顾客能来吃包子,是对我们的信任,我们就应该信任他们。”

      因着一份“彼此信任”,包子铺营业至今,除有三名顾客忘记带钱外,没有一位顾客因自行埋单出过差错。

自行埋单惹争议

      三年前,在包子铺开业当晚,忙了一天的倪红梅跟丈夫说了个“点子“,“店里就咱俩人忙乎,边干活边收钱又不卫生,干脆让顾客自行埋单吧”。这对离乡打拼的夫妻来长春做生意之前,也曾在三个大城市开过小饭馆,但从未尝试过让顾客自行埋单。

      乍一听,刘友贤心生疑虑,但后又想到曾多次听闻在长春做生意的亲戚和老乡夸赞当地人实在、热心,最终同意了妻子的想法,“先试一试”。

      每天早上六点,南方包子铺开门营业。营业前,倪红梅会把300到400百元不等的零钱放在一个用鞋盒做成的钱箱里,面值从1元到50元不等,钱箱不设封盖。钱箱直接放在店铺里侧的一张写字桌上。

      最初几天,夫妻俩“还真有些担心”,每次顾客到钱箱处投钱找零时,夫妻俩忍不住要“盯一下”。试行三天,“感觉可行”的夫妻俩索性放手,不再盯着顾客付款的过程。

      刘友贤夫妻俩的做法,引来许多顾客的质疑和担心:社会复杂,保不齐谁会少给钱或多找钱。还有顾客开玩笑道,“要是不把钱箱收好,我可要多拿钱了”。 直至如今,夫妻俩仍常能听到新、老顾客的提醒,“这样做不太靠谱儿”。

      附近其他商铺得知此事,认为夫妻俩是“出风头”、“想出名”。对此,一贯“好脾气”的刘友贤有些生气,“我们是普通老百姓,只想安分地做生意”。

      有一些顾客则告诉记者,“被信任的感觉挺好”,长春也有小食铺让顾客自行埋单,但像刘友贤夫妻俩这样“不盯梢”、“不监控”的,还未曾遇见。因夫妻俩没有戒心,顾客自行付钱时大多小心翼翼,生怕算错帐,多拿了钱。埋单时,很多顾客还养成了报账的习惯:“老板娘,我吃了一屉包子,一碗馄饨,放里20元,找11元……”

既然信任,就信任到底

      店里客人不多,夫妻俩不忙时,会把钱盒里的面值50元和100元的“大票”拣出来放到写字桌的抽屉里。这样做不是为了防偷,而是考虑到百元钞起不到找零作用,钱箱空间也有限,倪红梅说道。

      时间一长,老顾客没有零钱时,就直接把50元或100元的“大票”放到抽屉里,嘴里还喊着,“老板娘,我这是100元,看看真假”。夫妻俩经常一笑,“直接放进去就行”。

      这时候,又有顾客提醒夫妻俩,“赶紧把抽屉里的钱收好,要是被人惦记着,一次就给抓走了”。还有些顾客不放心把“大票”放到抽屉里,就跑到倪红梅面前,把钱直接塞到她围裙的口袋里。

      “零钱放在明面上就行了,大票还不及时收好”,每每听到“好心人”的嘱咐,倪红梅都笑着回应,“没事儿”。在倪红梅和丈夫看来,既然信任,就信任到底。

现在,每逢有新顾客来店里吃包子,老顾客会帮着告知,“这里是自行埋单”。有些新顾客不太适应,非要夫妻俩收钱找零,热心的老顾客干脆帮忙做起收银员。

      因着这份信任,夫妻俩在顾客圈里有着不错的口碑和人缘。闲暇时,爱说爱笑的倪红梅,喜欢和顾客聊天,有些顾客也愿意把开心或烦心事向倪红梅倾诉。

顾客主动为夫妻俩操心

      “刘姐特别关心我们,看到我们有需要就主动帮忙”,倪红梅嘴里“刘姐”是一位58岁的退休大姐。开业第一天,刘姐带着爱人到包子铺吃饭,便因此与倪红梅夫妻俩结识。“刘姐”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因为夫妻俩热情,又愿意相信陌生人,所以就“打心眼儿里喜欢他们”。

      开业第四天,夫妻俩的包子铺停了水,刘姐让倪红梅给她拿两个空桶,还没等倪红梅问去哪里打水,刘姐已拿着桶出了门。等回来时,倪红梅才知道,刘姐回到自家六楼接了两桶水提过来。

      看到这对外来夫妻打拼不易,刘姐还给他们送去了电饭锅和被褥。刘姐的照顾,让倪红梅心里“很暖和”。逢年过节时,倪红梅也会多包些馄饨和包子送给刘姐。

      去年年底,听说包子铺所在片区的房屋要拆迁,很多老顾客挽留起夫妻俩:就近找个新店铺吧,你们走远了,我们就没包子吃了。更有一些顾客为夫妻俩找新店铺的事操起心来。

      在大庆工作的马先生每逢休假回长春,都要到包子铺里“吃一屉包子,喝一碗馄饨”。听说拆迁一事,马先生主动帮夫妻俩打听好了一家店铺。那段时间,还有多位顾客纷纷告知夫妻俩,附近哪里有出租的店铺,面积多大,租金多少。

虽被辜负,仍相信“还是好人多”

      包子铺开业的第二年,有一天一位中年男士点餐后告诉倪红梅,他忘了带钱。对方承诺三天之内会来还钱,但至今夫妻俩没再见过此人。”当时我真有点生气”,倪红梅直言不讳,但过后想来又觉得,或许对方已离开长春,不方便再来,“就当是做好事了”。


此后两位至今未付钱的顾客,情形大抵如此。当时在场的顾客,时而想起,还会向夫妻俩问起,并批评这些顾客“没素质”、“太不够意思”。但倪红梅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她和丈夫更愿意相信,对方不是故意的。

      就在五个月前, 还有一位老顾客向夫妻俩借了200元,说是急用,第二天就会还。今年春节前,刘友贤打电话问询,对方再次承诺“第二天就还”,待到第二天刘友贤再次催要时,对方的电话却已无法接通。

      当记者问到,若再有顾客借钱还会借给吗?夫妻俩不约而同地说,不会因为这件事影响他们对顾客的信任,“还是好人多”。